当前位置:主 页 > 亲情故事 >

在落榜中成长

时间:2021-04-15 作者:胡子宏 编辑:故事吧

  那年,年仅16岁的我高考落榜。看着有些学习成绩不如我的同学都收到了录取通知书,我心中很不服气,盼望着复读一年。可是,家中还有四个弟弟妹妹,面对着父母劳作一天后的疲惫神态,我复读的愿望难以启齿。
  
  于是,我白天跟着父母下地干活,晚上就在油灯下读书。出工时,我的口袋里常装着书本,时不时地抽空翻几页。任何人都敢肆无忌惮地开我的玩笑。在锄地时,队长郑长江常常捡起被我锄掉的禾苗嚷道:“怎么搞的,高中生,干啥都不中。”
  
  天气凉起来时,邻村的同学在田间找到我:哎,县里招复习班,复习费20元,你去不去?我心头一震,抬头望,父母正在田那头掰玉米棒子。我跑过去,对父亲说:“爹,县里招复习班……”父亲望着我,问:“要交多少钱?”我一下就被问呆了。周围的乡亲全把目光投向我们父子。父亲说:“交钱就不去,不交钱就去,你也知道,家里没有钱。”
  
  吃罢晚饭,我再次求父母:“爹,娘,我想上学。”父亲说:“算了吧,从哪儿弄钱去?”我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母亲。母亲叹口气,对父亲说:“难道孩子的命真苦?再试一年吧,我明天就到他大舅家想想办法。”
  
  次日,母亲从大舅家借来了10元,还差10元没有着落。父亲对我说:“走,我领你借钱去。”我跟着父亲找到队长郑长江。郑长江瞅我半天,对父亲说:“他还想上学?瞧他那笨劲儿,连锄地都不会,能考上大学?”我跟在父亲的后面,脸庞热辣辣的。父亲扭头盯了我一眼,问:“你能考上吗?”
  
  一句话问得我心口怦怦直跳,我不忍心再看父亲那失望的目光,不愿再听到父亲那句“算了吧”。我仰起头,咬牙切齿地说:“能!”郑长江点点头:“好,还能看出点儿骨气。”说罢,他从内衣口袋里摸出了10元钱。
  
  回到家,父亲让我站到他的面前,很郑重地说:“儿啊,咱们家穷啊,记住,我只能再咬牙供你一年,就一年!你知道吗,每一次别人笑话你干啥都不中的时候,当爹的心里就像撒上了一把盐……”
  
  我去县城复读。每次上学,我都要步行十几里路,在路上我边走边读书。我学习很刻苦,没钱买复习资料,我就在夜里抄写同学的资料。紧张的学习,使我有一次竟然晕倒在了学校的食堂门口。


本月热点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