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 页 > 人生故事 >

日记

时间:2012-03-22 作者: 编辑:故事吧

  离哈尔滨十七公里有一个小镇,叫拉哈。周围有三个村屯,分别是黄旗村、拉林铺子和夏家窝棚,人口较为密集。
  周嫂生在北坡的黄旗村,是嫁到拉哈镇来的,三十六七岁,人长得不错。丈夫早几年去镇西的诺敏河摸鱼时淹死了,留下她和一个三岁的女儿在镇西头街面上开了家卤肉店。那时候日本鬼子已经侵占东北好几年了。
  快入秋的一天,周嫂的小店里突然进来两上穿黄褂子的日本兵,其中一个用生硬的汉语说要吃卤肉。周嫂认出他是前几天刚来过的一个日本兵,周嫂以前见过他,她和这个日本兵都经常去镇中心的菜场买菜。前几天这个日本兵到她的卤肉店里喝了会儿闷酒,吃完喝完发了阵子呆便付钱走了。当时周嫂还想,这个小眼睛的日本兵还算仁义,不少日本兵都来吃喝过,没有给钱的。
  周嫂给他俩切了一盘子卤肉,又拿了些大葱和酱,两人要了酒对坐着喝起来。临走时他眼角很湿地对周嫂说,要打仗了。
  当时也坐在酒铺屋角的一个中年男人问周嫂,这些日本兵经常来吃喝么?
  周嫂说就最近这几天,他们来了老是喝闷酒,有时候还吵架。
  那个中年男人也起身结了账,临走时对周嫂说,苏联红军要打过来了。
  果然,几天后的一个夜里,拉哈镇的周遭就响起了隆隆的炮声。
  周嫂想真是打仗了,自己这小店得及早关门,战乱年代哪还能做生意哟?正当她盘算着带女儿去五里屯躲避时,那个中年男人又来到她的店里了。中年男人将门关好后对她说,大嫂你别怕,我是东北抗日联军赵尚志部的。
  周嫂吓得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说,咱妇道人家不懂官事,跟咱说你的身份做啥?
  男人拿出一张发旧的黑白照片和一个银手镯,周嫂惊愣了一下说,咱哥是你们的人吗?
  男人说是,你哥是咱们的三排长,他死在双丰铁路袭击战中,是被日本人打死的。
  周嫂哭着说你想让咱做啥?
  那中年男人说,你要尽快接近那个喝酒的日本兵。
  男人走后,周嫂将女儿送走,自己留下来继续开店。
  两天后的一个傍晚,那个小眼睛日本兵又来了,周嫂给她切了盘卤肉,还外带着做了两个可口的菜。日本兵有些微醉的时候,周嫂说你是个不错的人。周嫂这句话把日本兵说哭了,他从怀里掏出钱夹,抽出张照片递给周嫂看。照片上是他和一个日本女人及一个小男孩的合家欢。
  两个人喝了会儿,日本兵就将周嫂抱住了。周嫂浑身抖了抖想挣脱开,却忍了,两人脱衣上床睡在了一起。
  天快亮的时候,日本兵醒了,不好意思地说自己的良心坏了。
 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,周嫂知道了他叫远村,是北海道学府的一个教师,被强行应征入伍的。
  两人约好了过两天再见面。
  两天后,远村来周嫂的小店时见到了那个中年男人,周嫂介绍说是她的表哥。两个男人一边喝酒一边对话,磕唠得挺热乎。
  炮声越来越密集,日本兵远村跟周嫂的关系也密切起来,有时候还偷偷跑出来在周嫂的店里过夜,并将一些金银手饰和衣服带给周嫂——另外还有一个本子,上面写满了字。
  再过几天,远村所在兵营的一些士兵坐上卡车走了。远村又一次来周嫂处喝酒时遇上了周嫂的表哥,俩人喝着唠着坐到了天亮,最后远村答应了周嫂表哥要求的一件事。
  没几天的一个深夜,远村所在的城堡被一支抗日队伍攻破了。那支抗日队伍从城堡里缴获了几罐子透明的液体,他们知道那是日军东北731部队历时一年零七个月研制出来的细菌弹。那几个罐子被送往哈尔滨抗日联军驻地,在历时两周的时间内被确定为剧毒液体,具有极大的杀伤力。
  在这之后的一个月内,苏联红军向日本关东军发起猛攻的时候,有两个冲锋的连队随身带上了刚刚制造的防毒面具,避免了中毒。
  日本兵远村在中国一所特殊养护所生活了三个半月,在侵华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之后,被作为第一批战犯送回国,周嫂在他养护时期去看了他一次,并把那些东西带给他。远村除了把那本子留下后,其它东西都给了周嫂。


本月热点
随机推荐